35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周一,年休假已经流失一半。邢文易很少拥有这样长时间的假期,每天只要出去买买菜,回来给孩子做个早晚餐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事需要挂心。

撑竿子晾衣服的时候一探头,看见楼底下有只油光水滑的大胖黄猫,正窝在一把旧竹椅子上睡觉。那椅子上头还垫了个旧垫子,估计是家里淘汰了扔了又可惜,就放在外头晒太阳的时候给老人家坐坐;又或者是老人家爱惜东西,在垃圾堆捡回来二次利用的……总之没想到让这黄猫享受了个彻底。

邢文易边漫无目的地胡乱猜测,边晒完了一桶衣裳。他的、女儿的衣物,交杂着挂成一排,不小心甩了两滴水落在猫身上,它只动了动,又换了个边接着睡了。时至深冬,可近一周都是晴天,阳光落在身上让人倦怠,这松散的下午,连他也忍不住犯懒。

脱了外套躺在床上,起先还是半靠着床头的墙看书,可越看,眼皮和身子就越往下滑,不知不觉睡过去。再醒时日头已经西沉,天空泛起暗灰。他抬头一看五斗柜上的钟表,已经到了玉知到家的时候,于是勉强撑起身子来,头脑还昏沉着、身体也睡得有些酸痛,可能是睡姿不当。

恰好这时玉知到家,她推门而入,看见邢文易头发凌乱、表情迷糊,显而易见是刚刚醒来。她换了鞋子走进屋里,把书包往柜上一放:“你睡啦?”

“睡了两个小时。”邢文易站起身,走到厨房里去,就着水龙头的凉水潦草地抹了一把脸,买回来的菜放在料理台上,他从一个个塑料袋里拿出来,洗干净、切好,玉知走进来想帮他打下手,首先就被爸的刀功震慑。

玉知的目光定在那一盘盘的细丝薄片上,邢文易在一边切菜,刀刃和木砧板碰撞发出规律且快速的声响。她记得爸是婚后才学会做饭,但是他的刀工好得像是炊事班童子军出身。刀工在成品菜肴里容易让人忽略,但旁观一整个料理过程就另当别论。玉知忍不住仰着脑袋问:“你怎么切得这么好?”

邢文易一边切菜一边娓娓道来,他对过往的叙述笼统而模糊,很多细节都被省略;声音不大,混在切斩的响动中,玉知要竖着耳朵用心听。

邢文易以前大学的时候没钱,经同学介绍在“堕落街”的餐馆里打工,内外场都管,切端洗都做,但是不约而同的,所有老板都不会教他炒菜——教会徒弟饿死师父,商业机密千金不换。他最后只在后厨磨练出一手好刀工,和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的本领。邢玉知在饭点时常看到他一手端三个盘子、另一只手还能再拢住两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如果早遇到 这功德,我要了! 从今天开始当戏骨 【总/攻】平民A勇闯贵族学院(abo) hp战后 【综漫主受】为何我总在当boss fyfy的海棠世界日常 【总/攻异头】阴湿蘑菇男 【总/攻】不站街站你头上吗? 我的团长我的团同人合集 骚货集中营 虞龙衍生AU合集 酱香饼 巴塔哥尼亚的坠落 借贷约炮欠债做了网黄最后和前任的狗在一起了 万人迷直男惨遭穿越 以下犯上 促织(旧文重发) 破碎的他,情夫四个 黄游男主都想占有我(NP)